两性日志

富婆的游戏让送水工当了真

时间:2015-3-27 21:24:43  作者:未知  来源:  查看:231  评论:3
内容摘要:我现在每天提心吊胆,正常的生活也要偷偷摸摸地过。我虽然没有读过什么书,但我也知道做第三者不好。在我们老家,像我这样的情况,是最受人鄙视的。当初我想分没分成,现在想分又分不了。自从和阿华在一起后,我每个月能寄回家的钱比以前多了,爸爸还高兴地打电话来,说我能赚钱了,过年要多买点东西回...

我现在每天提心吊胆,正常的生活也要偷偷摸摸地过。我虽然没有读过什么书,但我也知道做第三者不好。在我们老家,像我这样的情况,是最受人鄙视的。当初我想分没分成,现在想分又分不了。自从和阿华在一起后,我每个月能寄回家的钱比以前多了,爸爸还高兴地打电话来,说我能赚钱了,过年要多买点东西回去。

 

 有些代价是必然的,就像时间和生命都是无法逃避的东西,爱也和痛一起,终将把我们握在掌心。想想那些爱过恨过的人吧,想想那些寒过暖过的日子吧,不如此,我们又怎样去记忆穿梭而过的时间呢?

  进城

  16岁之前,我生活在西北一个贫穷的山村,怎么形容她的贫穷我不知道。但是一直到16岁我衣服的颜色都是白、黑、蓝这样的单调。我总是想那些电视里的霓虹灯里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16岁的时候,我念完初中就没再上学了。春节刚过,我和老乡一起到上海来打工。走的时候,说实话心里没有一点悲伤,而是充满了希望。因为我知道一走出这漫天的黄土地我就可以有钱了,可以买各种颜色,不同样子的好看衣服,也可以吃一些我从来没吃过的东西。那个世界和家乡不同,五颜六色,不像这里,一眼望去,黄土地都看不到边。

 

 到了上海,才知道事情根本不是我想的那样,我一没文凭,二没户口,那些看上去体面的工作根本轮不到我。在老乡的介绍下,我到一家小餐馆当了服务员,干活累不说,每个月才只有300元钱,还要忍受老板严厉的责骂。那时我人生地不熟,也只有先做了再说,每天晚上我只能睡在小饭店的阁楼上,哪怕是坐都坐不直腰,就更不要谈梅雨的闷热和夏日的严寒了。等我听得懂上海话的时候,我转到一家发廊当学徒,虽然每天要洗头到夜里11点,下了班累得躺在床上连饭都不想吃,但比起在餐馆,待遇总是提高了一步,而且也认识了几个朋友。我也学会了喝啤酒,到卡拉OK去唱歌,去街边的小店买挂着名牌商标的便宜衣服。

  两年过去了,我没攒下什么钱,但见识确实是长了不少。那时,如果不开口说话,从外表上看来我也有几分城里人的模样了。

  那年的春节,我回了次家,爸爸妈妈想让我结婚,对方是一个在家乡还算殷实的人家,但我拒绝了。我说我还要出去打工,给家里挣点钱。其实,挣钱只是一方面,看过外面的繁华,哪怕这些繁华不属于我,我也不想再回去灰头土脸地过一辈子。我想在上海慢慢熬,然后和许多姐妹一样,找个城里人嫁了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我还年轻。

 

 

过完春节以后,我又返城了。在一个姐妹的介绍下,我进了一家娱乐公司做服务员,有很多姐妹说在这样的地方做要多长一个心眼,要懂得保护自己,但我自己觉得只要当心一点应该不会有事。也就是在这里我认识了同事阿峰和阿华,我们关系都很好,经常下班以后在一起玩。然而让人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有一次,下班以后我们在一起吃夜宵,大家喝了很多酒,我也喝醉了,不知道被他们带到了什么地方。朦胧中,感觉有人正在解我的衣服,睁眼一看竟然是阿峰,我呆住了,我想反抗,但是却一点力气也没有。就在我万分绝望的时候,一个人把阿峰一把拉开。

  他,就是阿华。


  阿春停了下来,眼睛里光芒在一点点的闪烁,似乎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给她的不是直接的伤害而是在伤害之外的更多的东西。

 

 恋爱

  事情抖开以后,阿峰被开除了,我继续在娱乐城上班。因为这件事,我有意无意对阿华多了几分关注。阿华比我大6岁,高高的个头,虎背熊腰的北方人。在这样的声色场所,能遇到一个像阿华这样正直仗义的人,我觉得很有安全感。

  有段时间我对阿华很关注,我发现他一直闷闷不乐,我常常会遇见他就和他开个玩笑,刚开始也没别的意思,就是希望他能高兴一下,这样我也开心一些,但时间长了我就发现我们之间有了一种默契,有时两天不见就会很想念。

 

 但我真正知道自己喜欢上他是到他家去玩的那次。那一天,阿华叫我去他家里去玩,我以为有很多人,后来去了才知道就只有我一个人。那次,在阿华家我发现他的家很大,而且家具齐备,但,当时我还是个不懂事的小姑娘从来没想过他一个外地人怎么会在上海有这样大的房子。


  那天晚上,我在阿华家里玩得很开心。吃完饭后,走到楼下,我突然发现自己不小心把包放在阿华家里了,就又上楼去拿包。敲开门,我看他一个人正在收拾碗筷,于是没有马上离开,在房里帮他打扫卫生。厨房地很滑,我摔了一跤,把手也磕破了。阿华很关切地要我坐下,跑去拿了红花油帮我搽。

 

 虽然我们也有挨得很近的时候,但现在的距离连彼此的呼吸都能感受到。我的伤口很疼,因为这种疼痛让我和阿华之间有了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或者说是一种暧昧。那天晚上我和阿华之间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但在我心里却感觉这一夜发生了很多。一个人走在回去的路上,手不那么疼了,我发现自己忽然长大了,不再是那个快乐单纯的小女孩,因为我一直平静如水的心泛起了波澜。

  从这个晚上以后,阿华变得很主动,他悄悄送了一部手机给我。在单位,我们不方便说亲昵的话,就发短信息。


  我确定我是爱上阿华了,我想这种感觉就是初恋的感觉。9月份的一天,他又喊我去玩。唱完歌后,我跟他回了家。那个晚上,我没有回自己租的房子,我们的关系彻底变化了。当我把一切都付出的时候,我很开心,就像当初我离开家准备来上海一样的开心。一个人在外面讨生活,终于找到一个可以给自己安全感的男人,我想我总算有个依靠了。

 

 幻灭


  但是,恋爱的生活也并是我所想的全是甜蜜,在我以为我们非常相爱的时候,我也感到了很多疑惑,比如他有时候每天喊我去他家,有时候又扯各种理由不让我去,而且手机关机,像消失了一样。每次,他都会买些小礼物哄我开心,又给我找了一套两室一厅的出租房,时不时还给我一些钱,我的怀疑就被这种我自以为是爱情的快乐掩盖了。

 

 

 阿春的目光不再看来看去,而是静止下来,像奔流的水突然被什么东西挡住,有一种愤怒在她的目光中蓄积。

  如果不是那次街上的偶遇可能我要在这样自己认为大部分是快乐的爱情里蒙蔽下去。

 

 

2003年10月下旬的一天晚上,我有事找阿华,就在他家的楼下却看到他和一个女人站在街边。我走上前去要打招呼,阿华的眼神一片慌张。他在我开口之前抢先向那个女人介绍说我是她的同事,那个女人对我一笑:“欢迎你来我们家玩。”我站在那里懵住了,脑子里一下转不过来,等我回过神,阿华和那个女人早一起上了的士。我打阿华电话,他不接,再打,关机了。

 

 第二天我在单位逮住了阿华,我问他这是怎么回事。阿华的回答真是让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阿华说,他和我一样是从农村到大上海来讨生活的,到这里来的时候生活极其艰难。有句老话说“笑贫不笑娼”那时,作为一个男人的他除了有一身的力气什么也没有。晚上大部分是睡在街心花园的,生活的状态真是连娼妓都不如。那时,阿华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在城里过声能吃饱饭的日子。

 

 也是命运的安排,让阿华认识了梅姐。

  认识梅姐是在街心花园的晚上,几个歹徒抢了她的包当时睡在长凳上的阿华帮她抢了回来。

身家千万的富婆,要结束与一个送水工人的寂寞的游戏时,送水工为了表示忠贞的爱情,趁夜摸进富婆家,逼其丈夫写下一份“善待妻子协议”,之后纵身从高楼跳下,当场身亡!

 

  豪宅内,送水工给了她心灵的温暖

  如果人生能让蒋丽凤再作选择,那么她一定不要住豪宅品孤独。6年了,她与丈夫像两个陌生男女,想打个招呼都很难。她的家在广州市郊的大型楼盘,时常孤独地坐在宽敞的阳台里,阳光丝丝缕缕的,顽皮地跳跃在她华丽的衣服上,看着楼下亲密携手走过的夫妻,她的心揪得生疼。

 

  10年前,她和丈夫岑凯还在贵州省石阡县一个偏僻的山村,过着清贫而恩爱的日子。后来,岑凯来到了广州市白云区一家鞋板设计培训中心,学会了制鞋技术。次年6月初,岑凯回到南海,应聘到桂城夏东工业区一家港资皮鞋厂做技术员。而后,岑凯在夏东工业区租了个厂房,开了个小皮鞋厂,至今已有了上千万元身家。丈夫开始很多应酬,偶尔回一次家,总是对她冷眼相待,懒得跟她说半句话。

 

  当蒋丽凤证实了,丈夫确实是有了外遇后,她对婚姻彻底绝望了。只要老公不提出离婚,能给孩子一个健全的家,什么都可以忍。况且,丈夫把家里大部分的积蓄,都交给她保管,自己也还有6岁的儿子作为寄托。

  这种生活,一直维持到2007年的初春,一个叫黄未权的男人出现后,完全变了。黄未权是一个送水工人,老家在贵州省玉屏县大龙镇,时年26岁。他在广东打工时,受尽了各种冷眼。2008年,黄未权来到广州番禺区,为一家饮水店做送水工。


  2008年3月4日,蒋丽凤打电话让饮水店送水。蒋丽凤听出黄未权的口音,是黔东一带的。遇到同乡人,让蒋丽凤备感亲近,她招呼着黄未权:“来,坐坐,喝杯茶再走。”在黄未权一年多的送水工作中,从没有客户像蒋丽凤这样,热情地招呼他喝茶。丽凤看着黄未权头发凌乱蓬松,脚下那双已裂了缝的皮鞋,心生怜悯,得知黄未权还没有女朋友,她从包里掏出几张百元钞票,递给黄未权,说拿去修一下边幅,找一个女友成家。

 

 黄未权将钱还给蒋丽凤,说:“谢谢!”出了门,他的眼泪就掉了下来,这些年来,从来没有一个人让他这样感动过,他冰冷的心,好久没有涌起这样的暖意了。而对蒋丽凤来说,生活也鲜活温暖起来。此后,这个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男孩来送水,蒋丽凤总会亲切地与他聊上一阵。


  6月底的一天,蒋丽凤对门的邻居李乔乔,约她一起去南沙看海。这女孩被一个年龄可以做自己父亲的男人包养,蒋丽凤从来不屑于与她沟通邻里感情。但那天她确实无聊,就答应一起前往。那次南沙之行,她发现李乔乔竟然是一个大学生,虽然过着傍富的生活,但言行举止很有品位。但是从南沙回来后,李乔乔不再找她玩,偶尔遇到,也只是礼节性地打个招呼,眼里透露出一种鄙夷。二奶都瞧不起自己,蒋丽凤心里很苦闷。

 

 家庭冷暴力下,放纵的情感欲罢不能

  2008年9月12日,岑凯回家。这天晚上,蒋丽凤特意替丈夫放好洗澡水,然后偎在丈夫身边,刚想撒撒娇。岑凯粗暴地推开了她的手,喝斥道: “你烦不烦?”蒋丽凤伤心地哭了,自己真的一无四处了,连个二奶都不如!


  第二天,黄未权送水到蒋家。见蒋丽凤双眼红肿,问她: “蒋姐,你怎么啦?”蒋丽凤潸然泪下,想起丈夫的冷落,以及李乔乔对自己的不屑与鄙夷,将心中的苦水一古脑儿倒了出来: “你别以为有钱人就过得舒坦,我真想回到过去,没有钱,一家人相亲相爱的日子。”黄未权对蒋丽凤深感同情,他在蒋丽凤面前不再拘谨,放松了许多。

 

  2008年11月的一天,黄未权接到蒋丽凤的电话,要他过去陪陪她。蒋丽凤突然紧紧地握住黄未权的手说: “我老公好久没有碰我了,没有人懂得我内心的苦……”黄未权的心扑扑乱跳,紧张得手心都出了汗。说不清谁主动,两人在客厅的沙发上,发生了关系。事后,蒋丽凤叹了口气,说: “咱们才是最般配的,至少,你尊重我,你能懂我。”听了蒋丽凤的话,黄未权认真地说: “姐,离了吧,我一辈子待你好。”


  尽管家庭冷暴力已让蒋丽凤满心伤痕,她也不舍得离婚的。但是,要她斩断这排遣寂寞的游戏,她也同样不舍得。为了方便约会,蒋丽凤给黄未权办了业主出入卡,还配了门钥匙。蒋丽凤特别提醒他: “岑凯会在周末回家,你那时候不要来。”每次,两人都会把门反锁了,以备蒋丽凤的丈夫忽然回来后,黄未权有时间躲起来。蒋丽凤如此的信任,黄未权感动不已。

 

 刚开始时,蒋丽凤对自己的出轨,还有着内疚与恐慌,可是每次丈夫回来冷眼待她,偶尔还说几句嘲笑讽刺她的话。她最后一丝道德防线也崩塌了,悲剧的种子,从此无法避免地埋下了。


  2009年1月11日,黄未权应约来到蒋丽凤家。两人一番缠绵后,黄未权对她说,我朋友都劝我,从你身上捞笔钱后,远走高飞。但是我不会那样做,我是真心爱你的!不久后,黄未权说准备回家盖新房,“这么多年来,我都是一个人过日子,你能嫁给我,我一定一辈子待你好。”这时候,蒋丽凤开始警觉了,如果不及时做出一个了断,任由这段畸情发展下去,后果,真的会不堪设想。

 

 生命的消亡,那沉痛的“善待妻子协议”

  2009年春节后的一天,蒋丽凤将黄未权约了出来,到离家里最近的一间小饭店,挑了一个安静的位置坐下。她对黄未权说: “未权,把钥匙还给我吧。咱们之间的差距太大了……”黄未权打断她的话问道,你是不是嫌我穷?所以宁愿跟着不爱你的老公生活?蒋丽凤摇摇头说: “我必须给自己的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她从包里掏出一沓钱,递给黄未权说: “这是三万块钱,你拿去做点生意,算是我对你的补偿。”


  看到这些补偿钱,黄未权觉得很受伤害,他把钱推到一边,质问蒋丽凤,是不是真的没有爱过自己。蒋丽凤不敢直面黄未权的目光,急忙结账走人。不管这是一场噩梦还是美梦,该是醒来的时候了。

 

  第二天晚上10点左右,黄未权又打电话来纠缠了: “离开你老公吧,你太苦了!我心里就万分难过啊!”听着这话,蒋丽凤心里酸酸的,眼泪不知不觉地掉了下来,这个男孩是多么的淳朴憨厚,她害怕再听到令人动情的话来,狠心将电话挂了。


  2009年3月7日傍晚,蒋丽凤再次接到黄未权的电话,黄未权称要和蒋丽凤当面谈一谈,然后离开广州回家。不巧的是,这天晚上岑凯回家了,蒋丽凤赶紧躲在洗手间里,悄悄给黄未权发短信,让他千万不要过来。

 

 夜里,蒋丽凤换了门锁,但一整晚也睡得不塌实。次日凌晨4点左右,她迷迷糊糊地听到,客厅里有响动。她连忙走出去,惊恐地发现,黄末权提着一把菜刀站着。她吓坏了,这个男孩,疯狂到了这个地步!蒋丽凤没来得及说话,嘴就被黄未权塞了一条毛巾,双手被衣物拧成的绳条绑了起来。她被带到了卧室,吓得不停地发抖,不知道他要干吗。


  原来,黄未权打电话给蒋丽凤,被拒绝后,感到很痛心。一个女人,生活富足,却得不到丈夫的疼爱,甚至连最基本的夫妻生活都无法得到,活着是多么的痛苦!他觉得岑凯实在可恨。想了半夜,他决定会一会岑凯,跟他摊牌。如果蒋丽凤仍不肯答应自己,就要让岑凯写一份协议书,保证从今往后要对妻子好。打定主意后,黄未权于凌晨4点,揣上一把水果刀,拿着门卡与钥匙,轻轻松松进入蒋丽凤的房间。

 

 来到卧室后,黄未权将岑凯从床上提了起来,并用刀抵在他的脖子上,低声说: “你不是一个男人,不懂得疼爱老婆!我和你老婆早就好上了,你是跟老婆离婚?还是从今往后好好疼爱你老婆?”


  岑凯弄清楚事情的因果后,他被眼前这个青年的举动所震住,看着妻子幽怨的眼神,想着黄未权为了爱不顾生死,岑凯不知是该恨妻子的出轨,还是该责怪自己对妻子几年来的冷落,他说: “离婚的事,我没有想过……”黄未权转头,一把扯掉蒋丽凤嘴里的毛巾,问她: “你愿意和你老公离婚吗?”蒋丽凤说:“你快走吧,你真是傻呀!我怎么可能跟你结婚?”

 

  两行眼泪,从黄未权的眼眶里涌了出来,他的脸上呈现出痛苦的扭曲,压低着声音吼道: “你从没爱过我!”他用刀子抵着岑凯的脖子,说:“找支笔和一张纸来,你给我写一份‘善待妻子协议’,保证不再出去玩女人,每晚都要回家陪妻子。否则我就杀了你!”


  岑凯很快就拟了一份“善待妻子协议”。黄未权看过协议后,一脸悲伤地问蒋丽凤: “你真的一点都没有爱过我?”蒋丽凤紧咬着嘴唇,一句话也没说。

 

“原来,你根本就不喜欢我……”黄未权泪流满面,才说完这句话,他就冲出卧室,来到客厅,推开11楼的窗户,纵身从窗台跳了下去!蒋丽凤被黄未权以死殉情吓住,她对惊呆的丈夫说: “你站着干什么,赶快报警啊!”

 

 由于楼层太高,黄未权被摔得头破血流,急救车赶到时,他已停止了呼吸!蒋丽凤悲痛万分,她万万没想到,黄未权会用情如此之深。她觉得两人的相处时间太短,也没有更多的接触沟通,自己只当成一场游戏,黄未权却看待得如此重要。

 在未来的一生里,蒋丽凤都无法原谅自己。她给了黄未权父亲10万元的安抚费。而黄父还没有从失去儿子的悲伤中走出来。他咨询了律师,准备起诉蒋丽凤。悲剧发生后,岑凯无心打理生意,与蒋丽凤分居生活,打算与妻子离婚。而蒋丽凤想着孩子,她不会跟岑凯协议离婚。

  这是一场真实爱情与情欲游戏的较量。一个年轻生命消亡,和一份“善待妻子协议”,折射出现代家庭冷暴力下的悲剧症结!但愿这个悲剧能警醒那些视感情如游戏,婚外情泛滥人们!

此文来源于 布达拉找富婆网 http://www.budalayule.com
相关评论
评论者:      
福州婚庆  |   交友网  |  
Powered by OTCMS V2.5